婚礼主持小笑话精选推荐

谜语段子网 2018-11-23 237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只能收你一包

黄夏留教授是中国“社经”学的权威,德高望众,因此“社经”系的许多教职工子女或研究生结婚,总喜欢请他做主婚人。这天是系主任--殷健常的儿子殷无用给婚的大喜日子,黄夏留教授照例是充当主婚人,在王府井饭店举行完了婚礼后?叁加婚礼的客人吃完喝足也都走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新郎殷无用突然把主持婚礼的黄教授拉到一边,从怀里拿出一条“红塔山”塞到黄教授的手中。“黄教授,真谢谢你今天帮了我这麽大一个忙,这是我的一点意思,请收下”“你太客气了,我怎么能收这么重的礼”“不行不行,这个礼数一定不能省,你如果不收就太不给我面子了?”“喔...既然如此的话,偶尔我也会看新娘子来决定收几包。”此时黄夏留教授看了一看还在前面的新娘子一会儿,突然满脸愧疚的说:“不行不行,你等我一下,我只能收你一包.......”。说着哗的撕开了外包装,拿出一包,其余的还给了新郎。

夫妻幽默爆笑笑话-麻烦来了

一个牧师为一对新婚夫妇主持婚礼后,回到家里。他的太太问他:“婚礼进行得怎样?”“起初很顺利,”牧师说,”可是,当我问‘是否愿意服从对方’时,新娘子说:’你以为我发疯了吗?’而新郎说:‘是的。麻烦就来了’。”

夫妻幽默爆笑笑话-麻烦来了

一个牧师为一对新婚夫妇主持婚礼后,回到家里。他的太太问他:“婚礼进行得怎样?”“起初很顺利,”牧师说,”可是,当我问‘是否愿意服从对方’时,新娘子说:’你以为我发疯了吗?’而新郎说:‘是的。麻烦就来了’。”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请吻新娘

牧师在为一对新婚夫妇主持婚礼时,由于新郎新娘都蓄着长发,他分辨不出谁是新郎谁是新娘,就笑着对他俩说:“请你们当中哪一位吻一下新娘吧!”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烦恼到头了

小伙子当恩在街上碰到几个以前给他主持婚礼仪式的牧师。  当恩问牧师:“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您不是代表上帝宣布,我和我的妻子的一切烦恼都到头了吗?可是我现在正烦恼得很哪!”  “对!我是这样说过。”牧师不慌不忙地回答,“烦恼有开始的一头,有消失的一头;当时我可没说明是到了哪一头。”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吻新娘

牧师在为一对新婚夫妇主持婚礼时,由于新郎新娘都蓄着长发,他分辨不出谁是新郎谁是新娘,就笑着对他俩说:“请你们当中哪一位吻一下新娘吧!”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烦恼到头了

小伙子当恩在街上碰到几个以前给他主持婚礼仪式的牧师。当恩问牧师:“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您不是代表上帝宣布,我和我的妻子的一切烦恼都到头了吗?可是我现在正烦恼得很哪!”“对!我是这样说过。”牧师不慌不忙地回答,“烦恼有开始的一头,有消失的一头;当时我可没说明是到了哪一头。”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吻新娘

牧师在为一对新婚夫妇主持婚礼时,由于新郎新娘都蓄着长发,他分辨不出谁是新郎谁是新娘,就笑着对他俩说:“请你们当中哪一位吻一下新娘吧!”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烦恼到头了

小伙子当恩在街上碰到几个以前给他主持婚礼仪式的牧师。当恩问牧师:“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您不是代表上帝宣布,我和我的妻子的一切烦恼都到头了吗?可是我现在正烦恼得很哪!”“对!我是这样说过。”牧师不慌不忙地回答,“烦恼有开始的一头,有消失的一头;当时我可没说明是到了哪一头。”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吻新娘

牧师在为一对新婚夫妇主持婚礼时,由于新郎新娘都蓄着长发,他分辨不出谁是新郎谁是新娘,就笑着对他俩说:“请你们当中哪一位吻一下新娘吧!”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酒令

最近在国内开始流行一个新酒令。几个人凑在一起喝酒,必须说出什么尖尖,什么圆圆,什么千千万,什么万万千,什么有没有?没有!才能端杯动筷子。  据说前几日有一对新人举行婚礼,因为家庭背景显赫,来客众多,连市长都来了,在婚宴上,主持人为了助兴,建议行新酒令。众来客立即山呼海应,现代的人不管墨水多少,谁不能侃出几套?但主持人要求酒令必须和自身有联系,这就为难了众者。市长这一桌的人都眼巴巴地瞧着市长,市长倒也爽快:“我先来。筷子尖尖,盘子圆圆,我去过的饭店有千千万,我吃过的酒楼有万万千,我掏了一分钱没有?没有!”,众人一听,齐声叫好。  市委宣传部长就座在市长旁边,这点小问题根本不在巨笔话下,“笔杆尖尖,笔头圆圆,我写过的文章有千千万,我发表过的文章有万万千,有一句实话没有?没有!”  领导带了头,群众争上游,一个曾经进过局子的小偷也不含糊,“万能钥匙尖尖,保险柜的锁头圆圆,我偷过的经理有千千万,我偷过的书记有万万千,有一个保案的没有?没有!”  一个大款心想小偷真是雕虫小计,“金条尖尖,金表圆圆,我承包的工程有千千万,伪劣工程有万万千,有追究我责任的没有?没有!”  林业局长也含笑来了一首:“锯齿尖尖,滚木圆圆,我砍的树有千千万,我卖过的木材有万万千,我栽过一棵树没有?没有!”  水利局长有点不好意思,“石头尖尖,浪头圆圆,我修过的大坝有千千万,不顶用的大坝有万万千,大坝里放了钢筋没有?没有!”  市委组织部长刚才还没词呢,听了几个领导的酒令,立刻妙语上心头,“组织部的招牌尖尖,组织部的打印圆圆,我考察的干部有千千万,我提拔的干部有万万千,有一个好人没有?没有!”  主持人发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什么也没说,就鼓动老教授也来一段,推辞不过,就说了一段,“A尖尖,O圆圆,我教过的学生有千千万,我培养的高才生有万万千,有一个留在国内的没有?没有!”  一个推销员再也沉不住气了,他走南闯北几十年,对酒令颇感兴趣,“头发尖尖,脑袋圆圆,我去过的发廊有千千万,我见过的发廊女有万万千,有一个会剃头的没有?没有!”  主持人心想,就你这也叫做酒令啊,还是看我的吧,“新郎的手指头尖尖,新娘的小嘴圆圆,我主持的婚礼有千千万,我见过的新娘有万万千,有一个新婚之夜叫痛的没有?没有!”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