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讲笑话时的神态精选推荐

谜语段子网 2017-12-27 274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光棍爱情技巧(1)

--对方失意时是追求的好时机--如果把自我比为气球,那么,气球在万里无云的天空,迅速往上飞升的心理状况便是所谓的扩大感。与此相反,给秋雨打湿,匍伏在地上时的心理状态,便是所谓的萎缩感。  一个人,如果正处于“扩大感受”之中,就不那么迫切需要异性。如果尝到萎缩感受,情形就完全改观。这时,他会认真寻求真正的爱人。所谓尝到委缩感是指一个人遭到某种失败,挫折,处于某种危机中;深深地感受到孤寂;失意落魄自尊心受到伤害;陷入严重自卑感受中……  若你在工作场所有了意中人,便可以在她尝到萎缩感时接近她,譬如当她挨了上司的骂神色黯然,自个儿坐在那里,这便是你的好时机。  如她患了感冒,久久不愈,便是一个大好机会,你可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你得保重呀,否则,我会穷担心呢!”情人住院时,带着花去探病,借此增加亲密度,这是一般人常用的方法,你也不妨把握机会好好运用。--爱情遭到某种程度的阻碍时,反而高涨--  假设两个相爱的男女说:“我们要结婚”,而双方的父母,亲戚,朋友,前辈,相识的人无不称好,而且竞相祝福。在这种情况下,男女双方的感情往往燃烧不起来。因为诸事顺利缺乏刺激,反而茫然的感觉。  相反,如果爱里有顽固的母亲,说什么:“什么!在我没死之前,不管谁说情,我也绝不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如此坚决反对,双方就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大动脑筋去说服,如果此路不通,他们甚至想既然无法说服,一不做二不休,先上车后买票算了!。--职业女性在对工作有疲倦感时是追求的好时机--下面所列是结识职业女性的好时机;  ?上班三个月后,这紧张感已逐浙消失,可是有点疲倦,所以潜意识里希望有个异性关怀。  上班三年后。这时已对工作有些厌倦,也大体上学会了各种玩乐的方法,所以渴望新的刺激和冒险。  工作失败时。由于上司的责备,内心很不高兴,很想尽情玩玩,发泄心中的郁闷的心情。  接到调职令时,这时心情复杂,情绪不稳定。  团体旅行时。因为和在公司里的气氛完全不同,纯结的女孩也会被男同事吸引。--女性戒备心松弛时是结识的好时机--以下是女性心情比较松弛因而是容易结识的时期:  ?餐厅进餐后30分钟。餐厅进餐后,酒足饭饱,精神焕发,情感的需求加大。?  喝了加冰的白酒后。酒后戒备心松弛,而且十分兴奋,这一点男人都有应该了解。  大病初愈时。患病最容易产生依赖心理,病痛初愈时,内心有一种寻求支撑的渴望。  下雨天,下雨天多半呆在屋里,心情较烦闷,戒备心双较低。  领薪水那一天。领薪水时,自然兴高采烈,想要好好享爱一下。--对十六七岁的少女要迁就--你对她要显得温柔体贴,视她为易碎的洋娃娃。若非原则问题你要尽量迁就她,让她高兴。若时机适合,可以说服她。这种年龄的女理特点是好玩,爱热闹,带她去娱乐乐场所将会使她很高兴。有刺激的活动一定带她一起。有一些事“哄”是很重要的。--对二十来岁的姑娘家要浪漫--你对她尽量显出自己的经济能力,显出略带浪漫的情调,要选择自己最擅长的话题来与她交谈,从而抖出你的本事,最好能因而赢得她的尊敬和信心,与她约会的地点选择有情调的地方,自己必须负担约会的全部费用。不要过于求成,对二十来岁的女人来说,她们是你的猎物,一定要一步一步来。不要老想着得到她!。--对三十岁左右的成熟女子要稳重--你要显出自己的成熟稳重,成熟感,绝不可像个末成年大男孩子那样纠缠她。约会时要主动积极地为她服务。一般这种年龄的女子都有有母亲情怀,会对你自然流露出母性的关怀与爱,因而你不妨适度地向她表现出男性脆弱的一面,开朗地向她撒娇,但要注意不可过分。你若显得过度脆弱,就会使她感到没有安全感,并会因而失望。该表现出你的男子气概和勇敢精神时,你万不可胆怯退缩。--态度真诚而不傲慢--  男女方都应准时赴约,这样才会便彼此感到对方的诚意。如遇意外迟到,理应致歉说明原因。会晤后,神情应落落大方。过分羞涩,会引起对方拘束;而过分洒脱,也往往惹对方猜疑。在倾听对方言谈时,切忌心不在焉,或目不转睛盯住对方打量,应以自然的神色为宜。--服装整洁而不娇饰--俗话说:“七分长相,三分打扮。”对于赴约会者,穿着应比平日好一些,这是重视约会,尊重对方的表示。女方的服装可以鲜艳些男方则千万不要穿脏衣服去约会。夏天要注意社衣领的洁净,手帕也是不可忘记的。如有可能,选择最能适合你肤色,身材的衣服,在穿着上要做到“扬长避短”。当然过分追求时髦的穿着,往往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谈吐热忱而不轻佻--大概是中国的习俗,初次约会的主角应是男方,女方比较含蓄些。男方应主动提些问题引起谈兴。双方要避免长时间的冷场。谈话的内容要求通俗广泛,提问要短,要使对方乐于回答,也能回答。可以谈工作学习,兴趣爱好,生活琐事,不要使对方茫然不知而感到难堪,更不要问一些使对方难于启齿的问题。如遇对方缄默无反应,应该迅速换个话题。男女双方都可有意识地作些自我介绍,包括自己家庭成员与个人爱好,特长等,但切忌自我吹嘘。有些青年染上了一些不好的习惯,那么切莫让它在初次约会时煞风景。脏话更不能讲,否则,将被看成是对对方的不尊重,不文明,不礼貌。--约会时话题以轻松愉快为宜--约会中交谈,是了解对方和表现自己的最佳时机。这时,你应掌握住谈话的主动权,尽可能地多从谈话中了解一些对方的兴趣,爱好,避免把自己的不足及早地暴露给对方,使局面向有利于你的方向发展。    约会时的话题,最好是使气氛能愉快的话题。  所以,约会时一定要保持开心,快乐的情绪和心境,因为约会不是上课,无须说教更不必对人格有所感召,所以话题一定要轻松。  如果她喜欢大发议论,你也不要打断她的议论。不妨光做个忠实的听众。同时你自己也不要说一些学术性的话题。  约会时,话题最好是取村于周围经常发生的事物,譬如说电视节目,报纸社会版等方面的话题,或是有关音乐,运动自己身边可爱的宠物像猫、狗、热带鱼、鸽子、小鸟一类,因为谈些轻松有趣的话题,更可拉近你俩陌生的距离。--约会的礼节不可忽视--约会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交往形式,应该渗透现代文明的色彩,礼节礼貌贯穿于约会的全过程。约会的提出  要讲究礼节礼貌。主动者在提出约请时,不管口头直接约请,还是打电话约请,写信约请,都要用客气,商量的口吻,不能用命令式的口气要求对方。在决定约会地点时,要先征求对方的意见,要以对方方便为原则。如果对方明确表态要你决定,你再提出自己的意见,请对方定夺,对方认为合适,方可作决定。  时间问题上的礼节礼貌更为为重要。一般说来,提出约请者,要先到一会儿,这体现了对对方的尊重。如遇特殊情况,不能按时赴约或需变更约会时间,要尽量想办法通知对方。如实在无法及时通知对方,事后要向对方赔礼道歉。因为失约是一种不礼朋行为。先到的一方,对于因特殊原因而迟到或失约的一方,也应予以体谅和安慰,不要得理不饶人。约会终止的提出,一般由被约者、女性提出。约请者、男性如有急事当然也可直率地提出终止约会,但要向对方表示歉意。  在约会中,如果觉得对方不是自己的意中人,也不要只谈上三五分钟就告辞。如果两人之间无话可说,可谈一些其他的事情,待形成一定的气氛后,再礼貌地提出告辞。  约会结束后,男方要送女方,这体现了对女性的尊重。如果时间不晚或在白天,可把女方送上汽车或电车,目送而去;如果晚上时间晚了,要主动提出送女方回家,如女方不反对,应一直送到家门口。--你是不是特别注意观察对方--爱是以相互的了解作为基础的。对方的人品如何,性格怎样,有何种特长等等,你都想一一了解。对方常到的场合,你也会常常不自觉地去那里露面,哪怕仅仅是看对方一眼,心里也感到莫名的兴奋。只要有机会,不论时间长短,你都留意观察对方的一招手一投足,并由此深入一步揣摩对方的心理活动。随着你目光的追踪,对方作为你爱的形象,也将会在你心灵的底片上感光。--看自己是不是异乎寻常地喜欢对方--喜欢是从对方身上所显露出来的美感产生的。它从某个局部开始,由此扩展开来并渐渐变成好感。比如你由喜欢对方的一双大眼睛开始,可能慢慢地喜欢整个人,并且越看越得对方很美。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你看来,对方的美不同于其他人,能在你心中引起赞美和自豪之情,使你留恋在对方身边。--自己是不是从心里感到需要对方--对于自己所喜爱的人,我们常有这样的感受。有了快乐,想尽快告诉对方;有了烦恼,总想去找对方倾诉,甚至连有些事如何处理,也想去征求对方的意见。似乎自己的一切都与对方密不可分地联系着,只要有对方在,心里就感觉踏实,而一旦对方离开就感到六神无主,不知所措。--自己是不是格外爱护对方--你如果爱对方,那么对于她一切,你都会很关心。如果对方要参加考试了,你会主动设法帮助对方复习;如果对方遇到了不顺心的事,你会想尽办法替对方排解;如果对方遇到生命危险,你也甘愿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对方。“剪不断,理还乱”。当你爱上一个人时,那种如丝如麻的内心情感体验,足以使你辗转反侧,柔肠千转!--她是否经常找借口和你在一起--男女相爱本来谁都可以主动,但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多数女人羞于这么做。明明她心里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总要找个借口把真实动机掩盖起来。敏感的男人,不难从女人模棱两可的言谈举止中,觉察出她对你的一片心意。--她是否经常向别人打听你的情况--打听情况,有可能出于“好奇心”,但经常打听某一个男人的情况,就不是“好奇心”所能解释的了,而大多是由于对这个男人的关心。这种关心,是对他默默倾注情感的表现。只是碍于脸面,不敢向男人直接询问,从而采取一种曲折的表达方式罢了。--对你的言行她是否特别敏感--有些小事,甚至连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而她却注意到了“怎么最近一直没有见到你在工作?”“你在忙什么?”“你到那里去了?”这些提问,既可是同事般的关心,也可是女人爱心的萌动。当然,若是后者的话,讲话的语气同前者不不一样的。这种不一样,有时只有细心的男人才能察觉到。--是否有意向你提一些同恋爱有关的问题--有的女性心里很喜欢你,但又不好意思表露心迹,同时也怕是一厢情愿。于是常常采取一种含蓄的方式来试探你是否有了恋爱对象。例如,她会找借口问你,什么时候请她吃喜糖。如果听到你说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呢。她的眉宇之间就会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态。这些细微的神情变化,多半是心里爱情在萌动的征兆。--你随意说的话她是否郑重地记在心里--有时你说:“今年冬天我得买一条新围巾了。”过不了多久,她会找借口把自己编好的围巾送给你,或悄悄告诉你哪里能买到合适的围巾。有时你无意中对某本书表示兴趣,她也会不知不觉地把这本书送到你的面前。在目前多数人的观念头里,男女一起去看电影,似乎是谈恋爱的公开表示。一般说来,女人借口说代你买到了票,实际上这很可能是一种暗示你邀她看电影的信息。--她是否喜欢知道你的过去、末来以及家中的事情--  如果她对你没有意思,就犯不着去了解你有关的事。  一个女人之所以喜欢知道这方面情况,无非是因为你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已经播下了种子,她需要进一步对你获得全面的、立体的了解。关心甚至打听你家中的情况,其实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而且还有可能表示她正考虑是否确定同你的关系。--在兴趣方面她是否同你有接近的趋向--比如,你爱好看球,她对体育却毫无兴趣,但是,很可能奇怪的事随之发生,她对体育也有些兴趣了,你讲“内行话”时,她会插几句“外行话”,或对推销的兴趣表现出关心的姿态。有时,你同她谈起某个问题,这问题对她本来是索然无味的,但她也会乐意相陪,表现出盎然有趣的样子。这既是受你的感染,也是为了主动适应你,里面巧妙地渗透了“爱”的成分。--当她收到你的爱的信息时,是否有明快的表示--例如,你找借口和她呆在一起时,她显得非常兴奋。你写给她,她很快回信给你,而且除了“言传”之处,还有“意会”的内容。这些都是爱的信息传递。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潘金莲开夜校

却说武松随宋江征方腊,被“灵应天师"包道乙用玄天混元剑将左臂砍下,随后到杭州六和寺出家,“至八十善终"。景阳冈打虎那年,武松二十五岁,断臂时不过二十七、八,正当年富力强。整天呆在庙里,除了追忆杀人放火,就是回想喝酒吃肉,过得实在没趣。怎么打发几十年的日子?武松心中一片茫然。  开学典礼:潘老师招收武同学这天晚上,武松酒后无聊,早早就上了床。躺了一会,忽然眼前一亮,一个女人走到床前。武松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潘金莲。  “淫妇!”武松跳将起来,用仅存的右手抓起戒刀,举刀就砍。  “慢着。"潘金莲轻轻摆手,坐在了床边。“你不要杀我,你杀也杀不死。"武松定了定神,才想起潘金莲早被杀死,来的定是她的鬼魂。他收了刀,冷冷地问:“你不陪我哥哥在地府过日子,来这干嘛?"  “你哥哥哪还用我陪?武大现在当院长啦!”  “当院长?”武松十分诧异。  潘金莲坐在床边,“说来话长呵。叔叔,你知道奴家为何而来吗?”  武松警惕性十足,“莫非又来勾引武松?”  “完全错了。"金莲的表情像个学究,“我来请你上大学。”  “大学?是一种武术吗?”  “什么武术,是高等学府。在地府,大家争着上大学呢!”  武松非常不屑,“活着不读书,变成鬼了倒要上学。”"当然啦。阳间是预科班,先来受教训、犯错误。上完预科班,到了地府,正好上大学。"  武松漫不经心,“都学什么呢?”“目前,地府大学下设三个学院:精神分析学院、爱情学院、男子汉学院。正好,三位院长都是你的老熟人。”  “真的吗?”武松饶有兴致。“当然啦,精神分析学院院长就是武大,男子汉学院的院长是西门庆,爱情学院的院长你猜是谁?是黑旋风李逵。”武松哈哈大笑,“俺哥哥绝对当不了院长,西门庆更不配办大学。李逵办爱情学院?更是天大的笑话。”“你连阳间的预科班还没上完,哪晓得地府的事情?三所学院开课以后,天天暴满。"  “我武松倒要去看看,他们办的鬼大学到底有什么用。”  “对别人用处还小,对叔叔你,用处可太大了。”  武松冷笑一声,“那我更想去听听啦。”“奴家也想让叔叔早点入学,可一看生死薄,叔叔的阳寿还有五十多年。为了加速叔叔的智力开发,奴家特地创办‘地府大学金莲夜大’,专门给叔叔讲课。”  武松一副不怕虎的气概,“那就快讲吧。”“何必着急呢?今天算是开学典礼,明天再上课。请叔叔记住,从今以后,我不叫你叔叔了,叫你‘武松同学’,你也不要叫我嫂嫂,要叫‘潘老师’。”“潘老师,武松同学现在就听课!"哪里是要听课,他是想摸清敌情,然后闯入地府,骂一通武大,羞一羞李逵,再揍一顿西门庆,总之,让什么地府大学彻底关张。潘老师非走不可,武松起身挽留。但刚一迈步,忽然惊醒,原来是南柯一梦。窗外,六合寺的更鼓正在寂寞地敲响……  基础课:武氏精神分析学第二天,武松只等天黑。这么等着,他才意识到什么叫"夜大"。天一黑,武松连喝十八碗酒,为的是早点入睡。果然,刚一闭眼,潘老师就来了。她手捧一本大部头,脸上是一副诲人不倦的神态。  “潘老师,"武松装得像个读书郎,“您拿的什么书?”  “是《武大全集》。里面记载了‘武氏精神分析学’的全部成果。”  “这玩艺有用吗?”“用处太大啦。比如咱们那场凶杀案,在精神分析面前,就不是‘武松杀死了西门庆’,而是‘潘大户杀死了武松’;我也不是什么淫妇,而是一个贞女。”  武松非常吃惊,“这怎么可能呢?"潘金莲翻开《武大全集》,“先来分析我。你很清楚,我本是潘大户的使女,潘大户百般诱惑,我誓死不从,他才把我赶出家门,下嫁给武大。--我要真是淫妇,早就上了潘大户的床,何至嫁给武大?我要不是刚烈,早就在潘家吃香喝辣,何至到武家啃炊饼?"  武松深深点头,一如憨直的好汉。金莲又翻开一页,“再说武大。你更清楚,不光又矮又笨,还是个性无能。潘大户‘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绝不是施舍和行善,而是迫害和报负。他得不到鲜花,就把我插在牛粪上;他吃不到天鹅肉,就把我塞在鸡窝里。如此说来,武大完全是潘大户的工具和帮凶。在这种情况下,武松同学,我应该忍受,还是应该反抗?"  “当然要反抗!”武松猛地挥着独臂。金莲再翻开《武大全集》,“最好的反抗,就是踢开这摊牛粪,冲出这个鸡窝。于是,一个纯洁的处女,开始了勇敢的初恋。”  “你爱上了西门庆?”“不,我爱上了武松!"潘金莲看着武松,“可万没想到,你成了潘大户的第二个帮凶。你像一把镰刀,不许鲜花离开牛粪;你像一杆猎枪,不许天鹅走出鸡窝。”  “于是你就去爱西门庆?”  “不!我爱的还是武松。但你躲得远远的,我只好苦苦等待。你总是不来,西门庆却来了。我就借助他,为自己拼凑了一个武松--外形是西门庆,灵魂却是你,西门庆只是个替身罢了。有了这个武松,我才战胜了潘大户。但最终,还是潘大户胜了,因为在他设计的棋局里,有一颗忠实的棋子。”  “是谁?”武松开始磨拳擦掌。“就是你!"潘金莲抬起头,"做为潘大户的帮凶,你杀死了我的武松,也杀死了我……"  武松陷入了沉思,“……这些,都是你分析的吗?”“不是我,是武教授--武氏精神分析的创始人。到地府以后,因为阳间的奇特经历,他沉思默想,成了精神分析的一代巨匠。"  武松不明白,“他没找你报仇吗?他是被你杀死的呀!”“武教授专门做了分析。"金莲又翻开《武大全集》,"在潜意识中,我一直想杀死潘大户,但又杀不到他,于是就把愤怒转移到了他的帮凶--武大身上。杀武大,其实是杀潘大户。和‘爱屋及乌’相对,是‘恨潘及武’。"  武松眨着眼,心海里某一只沉船翻了个儿。潘金莲娓娓道来,“到地府以后,我、潘大户、武大、西门庆,关系复杂,颇为尴尬。幸亏武氏精神分析令大家顿开茅塞:武大乃是代潘大户受死,于是对我无怨无恨;婚姻系潘大户恶意撮合,于是自行解除;西门庆自知只是武松的替身,自然离我而去。我独自一人,也就很快理清了:我爱的本来是谁,我应该再去爱谁。”  武松懵懵懂懂,“是谁呢?”“就是你呀!"潘金莲望着武松。“但咱们俩的差距太大了:我已经在地府大学得到了武教授的真传;可你还在阳间念预科班,对武氏精神分析一窍不通,对我们的感情毫无理论准备和心理准备。所以我来给你上课,并指导你攻读《武大全集》……”武松急切地翻开《武大全集》,却见书中金光一闪。睁眼一看,又是南柯一梦,清晨的阳光正洒满床头……  必修课:李逵爱情哲学煤油灯下,武同学盯着潘老师拿来的又一本大部头,“好像不是《武大全集》。”  潘老师坐在床边,“对。是《李逵爱情诗选》。”  “什么?”武松瞪大了眼睛。潘老师却很平静,“李逵不仅出版了爱情诗集,还成了名扬地府的爱情专家。"  武松摇着头傻笑,“这怎么会呢?”  潘老师反问:“那你说,李逵到了地府,应该干什么?”  “还用说吗?打家劫舍,杀人放火。”  潘老师哼了一声,“要是这样,李逵早被赶回阳间了,在地府一天也呆不下去。地府是一个法治社会,那里有十八层地狱,任何违法乱纪立刻会被严惩!”  “那李逵的十八般武艺全没用啦?”潘老师微微一笑,“全是儿童游戏。你想想,最笨的鬼也会飞,最瞎的鬼也能透视,最弱的鬼也能长生。阳间的儿童游戏,能派什么用场?"  “就算不当好汉,李逵也不至于变成色鬼呀!"  “什么色鬼?是爱情专家!"  “还不是一样?"潘老师非常和缓,“好,就算是色鬼。李氏爱情哲学已做出精辟结论:色鬼和好汉,其实没什么两样。--为什么有色鬼?因为性欲的驱动。可杀人放火,同样是性欲的驱动,李副教授说了,是‘性的内驱力不断追求释放的结果’。只是它变了方向,性力变成了武力。用撒野代替好色,用放火得到纵欲的刺激,通过杀人获得强奸的乐趣。很简单,是变相发泄性欲。”  “管它变相不变相,总比好色强得多。”  “那可不一定。李副教授做了精辟分析:用武力发泄性欲,既会无端杀人,又容易被人利用。你看梁山好汉,绝大多数是童男子,一个个身强力壮,迫切需要用武力代替性力,所以动不动就去杀人放火。李副教授专门剖析了自己:他至死是个童男子,号称没玷污过一个女人。但在江州法场,他冲向看客,挥着板斧‘排头砍将去’。他的性欲释放了,可那么多男女老少被他砍了脑袋,这比玷污几个女人要残酷多少倍!"  武松托着头,眼前浮现出自己杀人放火的场面。“李副教授还举了你的例子。靠武力来发泄性欲,极容易被人利用。施恩让你去打蒋门神,你抬腿就去。如果是蒋门神让你打施恩,你是不是也会去呢?你走江湖、当强盗、攻田虎、征方腊,杀过那么多人,不都是别人让你杀的吗?"  “那你说怎么办?既然什么‘内驱力’非释放不可,难道让我们去玷污女人?"  “为什么非用这个词呢?--好吧,就用这个词.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没人来‘玷污’,我们又所为何来?”  武同学看着潘老师哑口无言。“李氏爱情哲学有两大贡献。"潘金莲侃侃而谈,“第一,男人的性力远远不及女人,男人潜意识里非常自卑,所以就去扩张武力。但这对提高性力毫无用处,而且由于分散精力,原有的性力也减弱了。男人要想在女性面前提高地位,只有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延长工作时间,加大工作强度,提高工作效率。第二,既然武力有害无益,就应该把武力还原成性力。李副教授以身作则,不仅出版了爱情诗集、创作了爱情歌曲,还兼任‘男子雄狮餐馆’的首席厨师。"  武松有些惶恐,“这么说,等我到了地府,也得把武力变成性力……"  “对,和其他好汉一样,把杀人放火变成谈情说爱。”  “那找谁去谈呢?”武松挠挠脑袋。  “这你不用担心。”潘老师充满爱意地看着学生,“自然有人来找你。”  武松傻笑着,“我一个大老粗,谁找我呀……”  “武松同学,"潘老师有些严厉,“昨天刚讲的课,你就忘了吗?”  武松忽然醒悟,“我想起了,潘……潘老师会来找我……”  潘老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武松渐渐有些自信,“那你说,我要到了地府,算是可爱的男人吗?"  潘金莲笑着说,“你是最不可爱的男人。”  “那为什么?”武松完全不服。“听完下一课你才会明白。"潘老师看了看天色,"时候不早,今天就下课吧。下课之前,我给你唱一首李逵创作的爱情歌曲。金莲开口唱,武松仔细听。但他没有听到歌声,却听到阵阵鸟语。睁眼一看,天已大亮,一群小鸟正在窗外啼鸣……  专业课: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武松干脆不起床了,由小和尚送来一日三餐。这都是最好吃的斋饭,武松却觉得味同嚼蜡。他总在猜想,李逵的“男子雄狮餐馆",都有些什么佳肴。随着六和寺的晚钟,"金莲夜大"按时开课。潘老师手拿又一本大部头,武松定睛一看,是一本《坏男人辞典》。“嗯?这种歪书,是何人所作?""是地府最著名的研究员--西门庆的杰作。他是男子汉学院的创始人兼主讲教师。"  “他来主讲?岂不把男人都教坏了?”潘老师甜甜一笑,“正是要把男人教坏。我问你,在女人面前,好男人和坏男人,谁更有市场?”  “当然是坏男人。”  “为什么呢?”  “你们妇人分不清好坏。”“怎么分不清?我们爱的就是坏男人!你知道这句千古名言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武松大惑不解,“为什么呢?"潘老师耐心解释:"这个‘坏’,其实不是真坏,是灵、是鬼;是会帮衬、有眼色,是机智幽默、聪明会意,是一点就通、心照不宣。你们好男人呢,确实讲义气、守信用、勤劳勇敢、忠孝两全,可一到女人面前,你们就成了大傻瓜,缺一根脑筋,少一种味道……"  好男人武松听得像个木偶。“女人早就做了比较:好男人是食草动物,看着个大,其实没用,坏男人是食肉动物,别看个小,却特别灵;好男人是大木头,坏男人是小钉子;好男人是大面瓜,坏男人是开心果;好男人是大馒头,坏男人是小馄饨……"武松非常不平,“你们既然分得清好坏,也该管管我们,不能全跟着坏男人跑!”“照刚才的说法,天下的女人都是‘坏’女人呀!我们要的就是领会,爱的就是味道。女人是山洞,等着男人来钻;女人是苹果,等着男人来摘;女人是玉米,等着男人来剥;女人是香瓜,等着男人来开。可好男人正儿八经,一个个跑得远远的,到哪儿找你们去?”  武松心乱如麻,“那,好男人就太亏了……”"所以要让你们学‘坏’呀!"潘老师恳切之极。"自从西门研究员创办了男子汉学院,地府的男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坏’。所以我才说,你要去了地府,是最不可爱的男人。"“我……我其实也很坏!”武松憋红了脸,大声分辨,“我也有七情六欲,经常晚上睡不着觉,身上火辣辣的难受。没别的办法,只好喝酒。闲了也想和女人聊聊,但庙里没有女人,只有一个云游的尼姑,可惜已经八十多岁了。?潘金莲认真地问,“你有没有想过,这老尼姑要是年轻点就好了;或者有没有盼过,庙里来个风流漂亮的小尼姑?"  武都头一脑门子好汉皱纹,“这种非份之想,倒从没有过。”潘老师笑了起来,“这哪算坏男人呀?你要去上地府大学,准是最差的学生。”武松蔫头蔫脑,不像武松,倒像挨打的老虎,"……潘老师,我怎么改变落后面貌?"潘老师循循善诱,"你这种后进生,不光要提高理论水平,尤其要提高实践能力。所以下一阶段,我们采取新的教学方法。--这门课的基本理论你已经掌握了吧?”  “对。”武松认真背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回答正确。那么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改上实习课。”  “实习课……”武松想不明白。“只要师生密切配合,"潘老师郑重其事,“一定能完成教学任务。"但她忽然狡黠地一笑,把一口香气哈在武松脑门上。  武松猛一睁眼,哪里是潘金莲的香气,是清晨的徐风拂在他的脸上……  实习课:武松梦恋潘金莲武松盼着晚上的实习课,很想提前做些准备。但实在不得要领,只好挥着独臂把十八般武艺又练了一遍。想不到这恰是最好的准备活动,因为他练得疲乏,天刚黑就睡着了。潘老师如期到来,但两手空空,没有任何书本。这武松也已经晓得些门道,不禁问道:“潘老师今天没带教材?"“怎么没带?”潘金莲看着武松,“今天的教材就是我自己。"说着,她理了理头发,坐在武松身边。“以前,你了解我吗?”  “不,一点不了解。”  “现在呢?”潘老师看着学生。  “现在了解……”武松老实地点头。  “我是淫妇吗?!"潘金莲扬起头。  武松赧然一笑,“……当然不是。”她的声音变得柔和,“那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喜欢你吗?”她的双眼放出光芒。  “知,知道……”武松的脸红红的,像喝了十八碗酒。  “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我特别喜欢……”武松一派好男人的诚恳。  “你准备怎么喜欢呢?”又是老师式的循循善诱。  “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不对!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金莲的眼中全是诱导。  “我,我想说话……”武松嗫嚅着。  “那你张口就说!”  武松鼓足勇气,“潘老师……”  “什么潘老师?!"  “嫂嫂……”  “什么嫂嫂!你这个大傻瓜男人,你叫我金莲!”“金莲……"武松停顿了一下,突然开始了絮语。不再像一个好汉,倒像是一个书生。他说他爱她。好像忽然就睡醒了;蓦地就明白了;不知不觉就开始了……在十八般武艺之外,他感到了另一种力量。这力量令他忘掉了所有的武艺,却对潘老师……不,对嫂嫂……不,对金莲,梦思夜想……  金莲安详地坐着,让每一句絮语陶然入耳。她醉了似地闭上眼睛,然后又亮亮地睁开,“过来,你抱着我吧……”武松喘着气,伸出了双手。虽然他觉得拥着一个女神,动作却像抱一根木头。  金莲爱怜地带  摸了摸武松的头,然后柔声命令着:  “你重新抱我。--对,对了。”  “你摸摸我的头发。嗯,很好。”  “你吻我和额头,还有我的眼睛……”  “为什么不吻我的嘴唇呢?吻,对,再吻……”  “现在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就从这一天起,六合寺的僧人们很少看到武松。他总是白天睡觉,天一黑就关紧房门,一整夜不再出来。当人们偶尔看到他的时候,他不再是大汗淋漓地练武,而是望着天空安适的微笑。他的脸上不再有纠纠武气,代之以如诗如醉的神情。他就这样快乐地活着,直到八十岁的一个馨香的春夜,睡去就不再醒来……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