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先有鸡的笑话精选推荐

谜语段子网 2018-03-16 170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男女关系33个绝妙比喻

1、每个女人都有两个版本:精装本和平装本,前者是在职场、社交场合给别人看的,浓妆艳抹,光彩照人;后者是在家里给最爱的人看的,换上家常服、睡衣,诉苦。婚姻中的丈夫往往只能看到妻子的平装本和别的女人的精装本――婚外恋的动机之一。2、漂亮是女人的通行证――一句老话而已,也算颠扑不破的真理。明明是糖衣炮弹,最后也不见得赢得美人归,但就是死心塌地讨好她。而那些缺乏视觉效果的女子尽管有的明明是良药,因为苦口,男人常常下不了决心娶她。3、婚姻是一把伞。有了它,风雨烈日时自然舒适无比,但更多平平淡淡的天气里,多了一把伞难免是累赘。4、女人问:“你爱我吗?”男人答:“我喜欢你!”男人问:“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女人答:“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看来男女之间喜欢用近义词,不过是香蕉外面多加了一层皮,或者棉花里面藏着一根针。5、妻子如衣服――流行如此变幻,衣服的开销日渐昂贵;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但它毕竟是女人最大的买方市场。6、相爱时,男人把女人比作星辰、飞鸟、天使等等与天空有关的事物;恩断情绝时,男人把天空据为己有,把爱过的女人放回到地面上去。7、老夫老妻越长越像。有人说因为他们相爱。但医生说,起因是朝夕相处,饮食结构相同、作息规律同步。同一棵树上的树叶也是越长越像的。8、大龄未婚男女像是坐巴士坐过了站。有时是因为巴士上的座位太舒适了,简直不愿下车;有时是因为不认识自己该下的站台。终身不结婚的男女呢?他们是巴士司机。9、从青梅竹马能一直顺利地走到花前月下,简直是奇迹。就像当初打算从北京走路去广州,一路上总有诱惑的声音:“上车吧”。你的脚很难再一往无前。10、我很忙――听到这句话时,父母担心的是孩子的身体健康;朋友心想这哥们儿事业有成;妻子马上觉得自己家务的担子重了;女朋友流泪了,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不一定有他的事业重要,甚至简直就是一个分手的信号或借口。11、一群人在讨论现代做什么事最冒险?登山、滑翔、极限运动。。。说什么的都有。其实,感情才是最大的冒险,而且在任何时代都如此。因为种种冒险行为大不了一死,但感情的折磨却让人生不如死。12、示爱者是动物,被爱者是植物。如果爱被拒绝,离开的当然是动物,因为植物是不会生出脚来跑路的。13、许美静有一首歌叫《你抽的烟》,写一个痴情女子跑遍小镇去买他抽的烟。电影《人在黄昏》里,女鬼站在梁家辉的身后问小店员:有ERE香烟吗?还有“手指淡淡烟草味道,记忆中爱的味道”。――为什么总是烟、而不是别的更能唤起女人的缅怀?只有一种解释:男人对香烟牌子的专一对应了女人对爱情的专一。14、某人向牧师忏悔,他在二次世界大战时把一个人藏在家里,并且收他的房租。牧师安慰说这并无过错。可是,此人问道,我该不该告诉他战争已经结束了呢?――当我们相信爱情还在,可它毕竟过去了,而我们不愿面对现实,好像蒙在鼓里。问题是:谁在收我们的“房租”呢?15、先有爱后有性,先有性后有爱,就像先有蛋后有鸡,先有鸡后有蛋一样,很难说哪种是真理,哪种比另一种更高尚。16、男人最大的秘密往往告诉红颜知己,不是同性、家人或妻子。当红颜知己成了妻子,她的这部分权力马上被取消了。这叫做有得有失。17、许多唱情歌的歌手从未爱过,这是最可笑的事,也是最合乎常理的事。爱过就不会唱得这么陶醉了。18、关系越深入越长久,关心就越来越具体,从雅到俗,从精神到肉体。热恋时她问他“你的心情靓不靓?”,结婚后她问他“这条鱼6块钱一斤贵不贵?”或者“你的痔疮好了没有?”19、婚姻是键盘,太多秩序和规则;爱情是鼠标,一点就通。男人自比主机,内存最重要;女人好似显示器,一切都看得出来。20、好女人是男人的学校。好女人却希望这个好学生永远不要毕业。21、一未婚女子感叹:为什么成熟的男人、好男人全成了人家的老公,没结婚的男人没一个像样的?有人提醒她:妻子们培养好丈夫都是自产自销,没有男人能自学成材。22、还记不记得大学或公园草坪上和树阴下的爱情?如今草坪换成了进口草皮,树也越来越少了。23、摇滚歌手何勇唱过:找个女朋友,还是养条狗?今天这话该由金丝鸟来说了:傍个男朋友,同时养条狗。24、男人往往把工作上的拍档与生活中的伴侣分得很清楚,所以,他会喜欢与女强人合作同时爱上温柔的女子,跟前者喝酒跟后者饮茶,所以,《堕落天使》里,杀手黎明跟李嘉欣拍档多年了仍是生意关系而对街女莫文蔚一遇钟情。25、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今天的男人和女人一起改编了赵传的版本:我不完美,可是我很真实。也就是说,我不漂亮,可是我很酷;我不富有,可是我很快乐;我不成功,可是我很自信;我不多情,可是我懂得珍惜。26、生日是一个舞台,一次考验,一个机会。恋爱时,男人更会利用这一点;结婚后,女人更会利用这一点。27、电台里常有人点歌,希望爱着的那个人可能听到。听到的可能性极小,但居然每每有奇迹发生。有人说爱情是一场高烧,但说爱情是奇迹才确切。人生中再也没有比爱情典型的奇迹了,它能使人由丑变美,使别的不可能的事变得可能。28、张小娴说:浪子回头,不是因你,而是他心已倦。就像瞌睡碰到了枕头,出门遇上了晴天。但加上“因为有你”几个字,足以令她充满成就感。29、年轻时候,拍下许多照片,一本本摆在客厅给别人看;等到老了,方才明白照片是拍给自己看的。厚厚的一生的镜头摆在眼前,连写回忆录都省下了。30、小时候把一次吃上30个包子当作人生理想时,我很幸福;当月收入5000之后,我仍然感觉不到快乐。当事业、爱情、家庭、金钱什么都不缺的时候,人们经常还缺一样东西――饥饿感。保有底限的欲望是幸福的。31、目前香港人趋向晚婚,平均结婚年龄男性为30.9岁,女性为27.7岁。再怎么晚,还是男大女小的主结构。女人一方面享受着被呵护的感觉,一方面希望自己比他老得更慢。32、不结婚也可以有爱有性,就像不结果实也能有春夏秋冬四季。但是,不结婚就分不到福利房。33、有了自己的房子,未婚女子就像是凭空小了几岁,又有耐心慢慢地挑选爱人了。一男向一女征询意见:我们先租房子住,结了婚攒了钱再买房子吧?女答:那我还不如先租丈夫呢。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男五个爵位,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君子不夺人所爱。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彩了嘛。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男五个爵位,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先机(鸡)后蛋

老师:“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学生:“先机后蛋。”老师:“为什么?”学生:“因为我天天玩游戏机才考了个大鸭蛋。”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男五个爵位,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最新回复 (0)
返回